遵义信息网
体育
当前位置:首页 > 体育

【电影剧本】西南红霞飞(上集)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8:16:11 编辑:笔名
摘要:19 8年春,中共山东省委派员纪培先、杨海鸣、何现芝、卓乾军到菏城指导抗日工作,并成立了中共菏城县委。但由于日寇、伪军、国民党顽杂分子的破坏,县委被迫转移至黄河岸边的小村回龙湾,并成立了地方抗日小组,积极宣传救国救民的路线。 19 8年5月,日军步步紧逼,侵占齐鲁边城菏城,天灾人祸,烽火狼烟,满目疮痍,民不聊生。中共地下党联合民众,发动民众,文化促使其觉醒,同时握住枪杆子,时刻准备与来犯之敌进行生死搏杀。回龙湾并非与世隔绝的安乐土,暗涌险滩,奸诈邪恶,明争暗斗,无时无刻不存在着。中共地下党机智英勇,沉着冷静,不畏艰险,同敌人展开了一系列险象环生的生死角逐…… 【人物列表】:
纪培先:男,2 岁,中共地下党,19 8年秋任中共菏城县委书记。
杨海鸣:男,22岁,出身于大地主家庭,义无反顾舍家抗战,19 8年秋出任菏城县组织部长。
何现芝:男,20岁,19 8年秋任宣传部长。
卓乾军:男,22岁,中共地下党,19 8年秋出任菏城县军事部长。
章凤奇:男 5岁,教书先生。后成为中共地下党,县委书记秘书。
林月蓉:女, 2岁,农民,章凤奇老婆
章小宝:男,12岁,章凤奇儿子,儿童团团员
龙怀仁:男,46岁,地主,奸诈虚伪、心狠手辣
张丽香:女,4 岁,龙怀仁老婆,胆小怕事、性格软弱
龙家兴:男,22岁,龙怀仁大儿子,国军一员
龙家旺:男20岁,龙怀仁二儿子
龙家秀:女,19岁,龙怀仁女儿
福贵:男,42岁,龙怀仁管家
杨传财:男,4 岁,杨海鸣父亲
范桂菊:女,42岁,杨海鸣母亲
李铁胜:男,40岁,贫农,铁匠
李春花:女,18岁,李铁胜女儿
陈凌生:男,42岁,佃户
陈玉琴:女,19岁,陈凌生女儿
林跃辉:男,50岁,回龙湾村长
何林:男,26岁,龙怀仁家长工,人称“何长工”。
路慧英:女,49岁,何林母亲。
田广源:男, 5岁,贫农,佃户,人称“老田”。
张昆丰:男,45岁,国民党菏城县长,日伪时期菏城维持会会长
林振羽:男,4 岁,张昆丰秘书
川崎:男,48岁,驻守菏城的日军大佐
其他人物若干。

【故事梗概】:
19 8年春,中共山东省委派员纪培先、杨海鸣、何现芝、卓乾军到菏城指导抗日工作,并成立了中共菏城县委。但由于日寇、伪军、国民党顽杂分子的破坏,县委被迫转移至黄河岸边的小村回龙湾,并成立了地方抗日小组,积极宣传救国救民的路线。
19 8年5月,日军步步紧逼,侵占齐鲁边城菏城,天灾人祸,烽火狼烟,满目疮痍,民不聊生。中共地下党联合民众,发动民众,文化促使其觉醒,同时握住枪杆子,时刻准备与来犯之敌进行生死搏杀。回龙湾并非与世隔绝的安乐土,暗涌险滩,奸诈邪恶,明争暗斗,无时无刻不存在着。中共地下党机智英勇,沉着冷静,不畏艰险,同敌人展开了一系列险象环生的生死角逐……

【剧本内容】:
1.素底银幕字幕:谨以此片献给抗日战争中英勇无畏的鲁西南人民

2.中国大地,日、外
飞机呼啸,枪林弹雨,硝烟弥漫,日本侵略军虎视眈眈,一路烧杀抢掠,生灵涂炭,百姓流离失所,中华民族面临一场空前的劫难。
(字幕):19 7年7月7日,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爆发,日本帝国主义加紧吞并中国的步伐。9月下旬,日军侵华战争由平津南移,其前锋到达山东德州一带。12月14日,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弃守济南,导致济南沦陷。12月 1日,日军攻占泰安。19 8年1月11日,日军占领济宁。侵略军步步紧逼,鲁西南危在旦夕……

.菏城国民党行政公署,日、内
林振羽一路小跑,夹着一份文件,行色匆匆地来到行政公署办公室。
林振羽:张县长,蒋委员长的信。(说着欲呈上)
张昆丰站起身,怀疑自己听错了,并未去接:什么,蒋委员长的信!林秘书,念。
林振羽展开信笺开始读:山东菏城行政公署张昆丰先生,可否安好?近日时局危急,南线日军攻占首府南京后,接连北上,北线日军越过山东防线,济南既失,日军南北夹击合围我国军,深感不安。既占河南之敌恐不日将渡黄河,侧击我军左翼,形势堪忧。菏城乃鲁西南重要门户,固守菏城倏关时局命运,务请拖延时日,给我军更多喘息机会,日后定将卷土重来,扫除敌患。汝等应竭力为党国流汗流血,誓死不渝。国民革命军事委员委员长蒋中正,中华民国二十七年二月十日。
张昆丰一屁股坐到靠背椅子上,不悦地:我张某何德何能,火烧屁股的节骨眼上,居然能得到委员长的亲笔指示!国军节节败退,省政府韩主席弃守济南,大开了山东的门户,鲁西南已是唇亡齿寒。委员长此时来信,无疑是不想留给外界不抗日的口实罢了。

4.菏城图书馆,日、内
纪培先、杨海鸣、何现芝等几个共产党员在内室秘密开会。
纪培先:形势越来越严峻,接上级省委指示,我们要做好破釜沉舟的思想准备,广泛发动农村劳苦大众,积极开辟后方根据地,洒播革命火种。大家如果有啥好的建议,不妨摊到桌面上,讨论讨论。
杨海鸣踊跃发言:之前我说过,我的老家回龙湾,正适合我们的革命准备,在地域上属于三不管地带,易守难攻,北面紧靠黄河,并且有条渡口,通往对面省份河南,便于加强对外的直接联系。
纪培先回头看了看墙壁上的地图,表情有些凝重:大家的意见呢?
参会代表赞同地点点头。
纪培先:那好,事不宜迟,我们尽快行动,争取早日和老百姓打成一片。

5.黄河岸边,日、外
黄河波浪滚滚前涌,浊浪滔天,岸边黄沙茫茫,坡堤草木稀疏,四五个小孩子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在沙丘旁玩耍。

6.坡堤小道,日、外
四个穿长布衫的男青年,若隐若现地走来,由远及近。衣着朴素,清一色的学生装束,提包扛裹,时而交谈,时而眉宇紧锁。
其中之一稍高身形消瘦(对身边稍矮的青年):海鸣,你说我们走了很久了,按理说要到了,咋就看不到人烟?
杨海鸣(拍拍消瘦青年的肩):培先,急了不是,前面不远了。小时候常在这里玩耍,差点没印象了。要不,我们停下来歇息一阵子。(回头看了看)等现芝、乾军赶上来,咱们喝点水再赶路。(停下脚步,在书包里掏出一只铝水壶)
杨海鸣叹惜:去年一场大地震,很多村子成为废墟,以前的印象面目全非。许多庄户人到外面要饭去了,兵荒马乱的,日子难啊。
纪培先悲愤地:更可恶日本人,占我山河,奴役同胞,烧杀抢掠,无恶不作,我看不多时,咱菏城地区就要遭受一场劫难。
何现芝赶上来:天灾人祸,时局不济啊!
卓乾军坚定地:是啊。我们一定不要辜负上级领导的重托,齐心协力,在回龙湾一带积极发展党组织,发展抗日力量。
纪培先、杨海鸣、何现芝异口同声地附和。
推出片名:西南红霞飞

7.黄河沿岸,日、外
四人赶了一段时间的路途,有些倦累,饥肠辘辘,时走时停。不远处,小孩子顽皮可爱的笑声隐约传来。
杨海鸣将手拢在耳畔,惊喜地:听到了没,前面有小孩子说话的声音,回龙湾快到了。
四人一阵兴奋,复提包扛裹,遁声前行。
翻过沙岗,玩耍的小孩子出现在眼前,村子出现在前方不远处。

8.回龙湾村,日、外
到了村口,早已非昔日模样,震后的回龙湾,房屋倒塌大半,人们无力自救,多数在附近要么不远处搭建房舍或简易工棚,遮风挡雨。
跟随杨海鸣来到一家农户前,杨海鸣自语:还好,没有太大变化,有点印象。(敲门)章凤奇老师在家吗?
门“吱呀”开了,一位小孩子探出脑袋,感觉来人很陌生:谁呀,找俺爹的吧?
章凤奇问:小宝,谁啊?
小宝回头:爹,不认识,三四个呢,都穿着大长衫。
章凤奇充满疑惑:小宝,快开门,叫他们进来。
杨海鸣和章凤奇四目相对,深沉地说:……章老师,我是你的学生海鸣……
章凤奇犹豫一下:海鸣?——你是杨海鸣?
杨海鸣点点头:嗯,章老师,我是海鸣。(接着指向后面三人),老师,他们是我在城里的同事。
章凤奇警觉地扫视一下另外三人,然后,热心地指向院子内:快、快,屋里请!

9.章凤奇家,日、内
章凤奇和四人围坐一桌,妻子林月蓉忙着沏茶,小宝一旁玩耍。
章凤奇埋怨:海鸣,去了菏城几年没了音信,究竟从事什么工作?
杨海鸣低头:老师,学生不才,先是在学堂教了一阵子书,后来离开三尺讲台,折腾起革命。
章凤奇吃惊:你们、你们是……
纪培先机警地抢白:我们是革命同事。
章凤奇:那你们不在菏城呆着,到咱回龙湾做啥?回龙湾山高皇帝远,连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。(勉强笑笑,后又严肃地)难道,日本人开过来了?
纪培先欲言又止,机警的目光,再次扫过章凤奇。
杨海鸣看到纪培先犹豫,插言:章老师为人正直,爱憎分明,我从小敬重,信得过他,培先,说来无妨。
纪培先凝重:日本鬼子已经占领济南、泰安,步步为营,估计用不了多久,就会攻打菏城。我们四个受上级委托,计划在咱回龙湾一带发展基层党组织,建立拥有群众基础更广泛的抗日阵线。
章凤奇站起身,深感责任重大。在房间里踱着步,眉头紧锁,一手反背身后,一手掠着下巴的短须,林月蓉悟知四人来由非同寻常,忙去院子里紧闭大门。
章凤奇止步回头,坚定立场:海鸣啊,老师如何帮你?
杨海鸣请求:老师,给您添麻烦了。培先和乾军暂住老师家,生活各方面所需,自行安排,老师不必有后顾之忧。现芝去我家……
章凤奇打断海鸣说话:海鸣,跟老师还这么客气,(果断地)都住在这里吧,将就一下!
何现芝:谢谢章老师的挽留,只是我们有自己的任务和计划。【画面渐消】

10.回龙湾村,日、外
杨海鸣与何现芝一道走在街上。
沿途倒塌的房舍不断,土块瓦砾,残垣断壁。一家的门户周边,青砖黛瓦,气势不凡。形成鲜明对比。

11.杨海鸣家,日、内
杨海鸣敲敲门,门“吱呀”开了。
管家李禄惊讶:少爷回来了。
杨海鸣与何现芝被迎进家。
杨传财看到儿子带人回家,心中不快,抬头审视此人装束。
何现芝礼貌地问杨传财好。
杨海鸣介绍:爹,现芝是我在菏城的同学,以前和你说起过,热情善良,在城里工作时多亏他帮忙。
杨传财一丝轻蔑:既然来了就是客,欢迎。(对管家)李禄,吩咐刘妈中午多烧几个菜,迎接客人。
何现芝:谢谢叔叔,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。
杨海鸣:现芝,不要客气,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。
杨传财白了儿子一眼,有些不高兴,但又不敢发作。

12.杨海鸣家,夜、内
杨海鸣与父母暂处一室谈话。
杨传财指责:海鸣,不是爹说你,你说你这是唱的哪出?你回家,后面还带着同学,吃喝拉撒在咱家,咱这个家以后还要不要安生?
范桂菊帮腔:鸣儿啊,好歹听你爹一句劝吧,咱不愁吃不愁喝的,干吗非得整天嚷着革命,战场上枪子儿可不长眼睛。(可怜的语气)你爹就你这棵独苗。
杨传财生气:见识短的老娘们,净说些不中听的晦气话!(转向儿子,缓和地试探)海鸣,你这位同学,莫非也是队里的?
(旁白)杨传财所说的“队里”,原来,儿子海鸣是民先菏城西北队长,民先是“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”简称。杨传财不知内情,以为是国军下属的抗日分支。
杨海鸣略带厌烦:爹,不是跟你说了吗,都是我在菏城求学时的同学。
杨传财求饶:好、好,同学,同学!

1 .地主龙怀仁家,日、内
管家福贵附在龙怀仁耳边:老爷,告诉你个事……
龙怀仁脸色一沉:什么,村里来了四个年轻人,学生打扮?你亲眼所见?(愁眉不展)究竟啥来路,不会是共党分子吧?其中一个是杨传财的儿子,这就奇了怪啦,按理说,老家伙不会让儿子玩命……
福贵弯腰探问:看他们文弱弱的,不像革命党,老爷,你看咋办?
龙怀仁命令:没有啥大不了的,四个土秀才,还能把回龙湾搅翻天不成!把他们的动向盯紧了,如有异常,立刻向我汇报!
福贵点头哈腰地出去了。

14.佃户老田工棚,日、内
纪培先和卓乾军衣冠齐整,一早来到佃户老田家,老田是地主龙怀仁家的佃户。震后房屋倒塌殆尽,搭个简易工棚暂度时日。老婆生病卧床,生活捉襟见肘,困难重重。
纪培先热情地说:大叔、大婶,我们看您来了!
老田迟疑地问:你们是谁啊,怕是走错门了吧?
卓乾军:大叔,我们顺便路过,想了解一下家里情况。
老田犹豫不决。
纪培先(摘下礼帽,谦卑地):叔,我俩是教书的,也是农村长大的孩子,老家离咱回龙湾三五十多里。(指指院子)地震后,家里除了屋子塌了,吃喝解决得了不?
老田妻子一阵剧烈咳嗽,该吃药了,老田去倒开水。为两个年轻人倒点水彰显礼貌,可面前四口人仅有两只碗,再用勺子盛固失体面。
老田妻吃力地催促:老、老田,到隔壁家借俩碗,莫让侄子们见笑,给、给他们倒点水喝。
老田:好的。(转身欲往外走)
卓乾军委婉地阻止:叔,别介,我俩刚喝过。咱们说点别的吧,去年秋季收成咋样,租子都交齐了没,东家对咱老百姓怎样?

共 410 字 8 页 ...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这个抗日影视剧写得太棒了!因为我国的钓鱼岛主权,正在被日本侵占,在这个时候出现的抗日剧,必将鼓舞国人的爱国之心,这样的影视剧本,远比某些论坛中无力干瘪的议论要有力得多!剧本中的纪培先、杨海鸣等人,在荷城外围的回龙湾开辟抗日根据地,组建“抗日救国会”,构筑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举动,团结了一批穷苦劳动人民。回龙湾虽然地处三不管地带,但因各种势力犬牙交错,斗争形势却不容乐观,纪培先等人机智勇敢地同各种势力周旋着……随着日军对荷城的侵占和回撤荷城,荷城的抗战形势,便显得越来越紧张,再加上土匪势力对回龙湾的骚扰,使得纪培先、杨海鸣等人的工作更加艰苦起来。刺杀川崎的失败,特工队员张经远的牺牲,地主恶霸龙怀仁的仇视,镇公所林麻子等人的干扰,汉奸张昆丰等人的投靠求荣,无不使得荷城的抗日斗争形势更加复杂。剧本以精巧的构思,生动的语言,富有个性的人物形象,扣人心弦的故事情节,向读者展示了一群热血儿女的抗战决心。还有更多精彩情节,将在《西南红霞飞》的中、下集继续呈现。堪称剧本佳作,倾情推荐共赏。【编辑:湖北武戈】
1 楼 文友: 2016-08-01 09:44:41 这个剧本昨天已经编好了,之所以今天才发出,主要是考虑到今天是 八一 建军节,用作者的这个抗战剧本纪念 八一 建军节,应该是很有意义的。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!
回复1 楼 文友: 2016-08-01 22:2 :1 谢谢老师精彩点评,再接再厉,争取写出更美的文字,下一集更精彩,遥问安好!
2 楼 文友: 2016-08-01 17:08:40 【电影剧本】西南红霞飞(上集),放在 八一 建军节这一天推出,极有意义,这也是编者的聪明之举!剧本中的人物形象鲜明,语言活泼,场景宏大,确是一部好剧本。
回复2 楼 文友: 2016-08-01 22: 2:58 谢谢老师到访留言和一番溢美之词。回忆历史,我们不想叫子孙后代淡忘前辈们历经的那场血雨腥风,增加一份爱国主义情怀吧。问好!
 楼 文友: 2017-10-20 19: 4:51 这剧本写得好,应该拍成电影。期待着,有一天能看到由这剧本拍成的电影。宝宝不消化吃什么好
宝宝小便黄
孩子不爱吃饭吃什么食物好
小孩咽喉肿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