遵义信息网
游戏
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戏

莫小路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3:44:58 编辑:笔名

辦公室那塊三分地似乎是脫離不了八卦這個話題。什麽都可以引起莫大的議論。這不,趁著莫小路出去的這點空隙,嘀咕聲音就飄了起來。

坐在前面頭髮梳得一絲不苟的李岩轉頭對正在修理指甲的 妙齡少女 陸琪說,哎哎,你注意到沒有,莫小路這段時間怪怪的。

陸琪停下修指甲的動作,把頭向前靠了靠,說,怎麼啦?

李岩壓低聲音說,你沒瞧到麼,莫小路像是被人招了魂似的,一點都不在狀況。我跟你說呀,前兩天瞧她打水時候,盯著水發呆,水滿了都不知道,愣是給燙了。

陸琪說,叫你這麼一說,我倒想起了,昨天莫小路紅著眼睛從三樓下來的。

三樓是他們單位領導辦公的地。

陸琪再往前靠了靠,壓低聲音說,李岩呀,你說莫小路會不會跟上麵領導……緊接著做了個曖昧的表情。

李岩也壓低聲音說,這事誰說得准呢。

這個時候,隔壁的林濤伸頭過來,興緻勃勃地,說,又有啥好事?

陸琪說,濤哥,在說小路呢。你有沒有覺得小路這排不對勁呀!

林濤眯著眼想了想說,嘿,你說的倒是。小路這段時間不知道神經是不是搭錯了線,老犯低級錯誤。像她那種資格的,怎麼著也算是老員工,這根本不可想像。

就是呀,一看她就是心不在焉的。十足是被男人甩了的模樣。小琪剛剛說了小路紅著眼從三樓下來呢,濤哥你覺得小路會不會跟上面有糾葛?!李岩的臉上浮起淫蕩的笑意。

不至於吧,小路平時看起來挺正經的。

哎,這你就不懂了,看人不能光看錶麵。我認識一個還很傳統保守的呢,你知道怎麼著,人家同時和好幾個男人交往呢。

嘿,這女人還真是不好說。

喂,你啥眼神,人家可是正經人家。陸琪拿起桌面的文件夾,敲了李岩一下。

聲音漸漸從開始的壓抑變得明朗。又一張嘴滲和進來。是另一部門四十歲的婦女美姨,這個小道消息最為神通的嘴蹦出了的話更讓人吃驚: 我瞧見過莫小路從領導的車上下來,是在晚上。

那看來八九不离十了。唉,瞧瞧現在的女孩,都成了什麽德性。

是呀。莫小路瞧起來還是蠻不錯的人呀。

就你膚淺,我剛不是說了麼,看人不能只瞧外錶。

……

越說越離譜,連孩子都生了出來。就在几個人說得白熱化時,啪的一聲惊斷了他們。

你們知道個屁,別太過分了!

是後面的顔紅。這個平時文雅的小姑娘此時滿面怒容。她和莫小路交好,工作上是莫小路手把手教的。

唉,小紅,莫小路這段時間看起來不是很有問題麼!

哼,小姑娘瞪著眼睛氣呼呼地說,那是小路姐家的小狗死了。

哇,什麽,死個小狗就成這樣了。

還真別說,現在的狗寶貝著,小日子過的比人還要人!

人不如狗呀,這都什麽世道!!

人不如狗的世道唄!

眾人滿腔不平。

小姑娘紅著眼睛說,那是吳大哥留給小路姐的狗。

靜,靜得陸琪手中的指甲鉗掉下都像轟的巨響。

沒有人説話。大家都知道顔紅嘴裡的吳大哥是誰。

莫小路已經死去了的男朋友。兩人籌備婚禮連請柬都派發了出去。可就是那會儿,單位失火,為了救出困在上麵的几個孩子,他留下了莫小路一個人活在這個世界!

共 1179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人言可畏呀!莫小路近来有些异常,被同事们胡乱猜疑,到头来明了真相,却原来是小路的狗死了,这只狗是未婚夫给的,而未婚夫在救火中遇了难,小路为此悲伤。作品塑造的小路并未出场,但人物性格非常鲜明。欣赏佳作。【微编 王老大】

1 楼 文友: 201 -05-04 21:06:22 欢迎凤老三作品在微型小说栏发表,期待您的精彩!

临沧好的男科医院
潍坊妇科医院哪家好
潮州癫痫病
临沧哪家医院治疗男科
潍坊好的妇科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