遵义信息网
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

至尊神武 第八十章 沙漠幻境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8:46:18 编辑:笔名

至尊神武 第八十章 沙漠幻境

西幽峰集“雄、奇、幽、奥”特色为一体,素以“奇”而著称。

在真武山五峰中有“中武如坐、东灵如立、南秀如飞、北峻如卧”之説,而“西幽如行”。

西幽峰苍松翠柏、亭台楼阁、奇花异草、怪石幽洞构成了著名的西幽十八景。

当然,这一切都并非他们这些考核者所能了解,在众人的感觉里,只是持续了短短一刹那的腾云驾雾感,已经身处于西幽峰深处。

第四项考核,同样是在后山之地进行,周围全是苍松翠柏,虫鸣鸟叫,自有一种空幽之感。

在他们眼前的,这次不再是瀑布,而是一条长长的白色阶梯,阶梯与他们登上山峰时的相差不多,但却要狭窄一些,而且高度也只有上百级。

其上朦朦胧胧,布满雾气,白茫茫一片令人看不清上方的情况。

阶梯下方,只有一名年纪与阳老若仿的老者,应该是西幽峰的主事长老。

这名长老看起来要显得瘦弱一些,但眼中不时闪过的精光可以看出,在众多主事长老中,以这人最为精明。

老者踏步上前,扫视了众考核者一眼,被他目光扫视的人,皆有一种如坐针毡之感,浑不自在。

好在,那长老并没有让他们等太久,看了一眼之后,便淡淡地道:“老夫姓杨,西幽峰主事。多的不説,第四项考核以心境为主,你们只要登上那条阶梯自会明白。”

“同样的规则,坚持下来的以评分排名,其中也可以放弃,当以弃权淘汰论处。现在,你们可以上去了!”

很简单的几句话,却已经将考核内容diǎn明了,只不过究竟要怎么考,他们心中却是一diǎn儿底气都没有。

杨长老也没想diǎn明,説完之后便直接让到一旁,静静地站在那里。

众人无奈,得不到提示,那就只能上去看看了。

很快,就有人开始向阶梯走去,有人带头,后面的人也蜂拥而上,倒像是怕被别人抢先了似的。

陈恒等人倒是不急,前面几项考核已经证实过了,谁先谁慢都不影响成绩。

几人对视一眼,皆看到彼此眼中的鼓励,相视一笑,便跟在人群之后,缓缓登上那条阶梯。

阶梯并没有什么异常,关键的考核是在云雾深处,阶梯dǐng端。

一百多级的阶梯对他们来説并不费劲,不过一会儿功夫,就已经走完,进入了白雾之中。

陈恒一直xiǎo心翼翼的,登上阶梯之后,并没有一刻放松。

当他进入那些白雾之后,并没有身陷白雾的感觉,只是眼前所见,只剩下白茫茫一片,伸手不见五指。

“xiǎo白!”

陈恒轻轻唤了一声,得到的答案却是寂静,身旁所有气息完全消失,仿佛整个空间,只剩下他一个人。

这种感觉与第二项考核的场景完全不同,第二项考核出现的那个空间,是空无一物,完全的空白,而他眼前却是因为白雾阻挡,不论光效还是气息,全然感觉不到。

正当陈恒心里想着这项考核的内容时,眼前景色突然一变,白雾迅速消散,换上的,是一片炽热,从白色,变得金灿灿的。

脚下从坚硬的石质地面,变得柔软的细沙,脚踝一下子就陷了进去。

这是……

沙漠?!

陈恒瞳孔不禁微微收缩,突然从大雾中转换到沙漠,令他有种很不适应的感觉,但他毕竟不是以前的陈恒了,微微恍惚了一下之后就定下神来。

眼前所见,一片金色的沙漠,完全看不到尽头。在这沙漠中,除了他自己之外,再没有任何生物。

除此之外,陈恒还发现,他身上除了一件布衣之外,再没有其它物品,不仅乾坤袋不见了,就连三把精金飞剑也消失了。

但让他感到诧异的是,从洛珊珊那里得来的星泪,却依旧还在。

怎么会这样?

陈恒倒是没想过真武剑宗的人将他东西取走,毕竟偌大的宗门,哪会贪他们这些连修者都算不上的人的物品。

只是眼前的情况,让他想起了一种可能性,那就是幻境!

恐怕之前那条阶梯之上,并非是什么雾气,而是一座大阵,可以让每个人都进入**幻境的大阵。

在这幻境中,他们再一次面临像第三项考核中一样的逆境,但这次的逆境,考核难度可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了。

面对这无边的沙漠,在没有任何补给的情况下,恐怕根本坚持不了多长的时间。

难道是考验众人各自的忍耐极限,看谁坚持的时间更久么?

不对!

陈恒脑中灵光一闪,恐怕这次的考验不会那么简单,上空骄阳似火,空气没有一diǎn儿水分,而他身上,原本带着食物和清水的乾坤袋又不见了,那只能自己去找补给。

或许这沙漠并非没有边际的,而是要靠自己找到绿洲,走出沙漠。

至于为什么还留有星泪在身边,按陈恒自己的猜测,应该是这星泪沾染了自己的血,拥有了血脉相连的气息,所以被这大阵直觉地认为这是他身体的一部分。

想通了这些,陈恒不再迟疑,认准一个方向,飞速向前跑去。

而事实上,他所想的一diǎn儿都没错,其他考核者也都碰到了与他一样的情况。

在这些人当中

,并不是只有陈恒才想得通,或者説,绝大部分人都没有坐以待毙的习惯。

在见到这无边的沙漠之后,只是彷徨了一下,便各自展开了自己的行动。

除了一些认准一个方向向前跑的,还有一些在周围转了许久,希望能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的。

当然,还有一些人的想法跟陈恒一开始闪过的那个念头一般,认为考核的是他们忍耐力,便直接坐在原地开始打坐。

不管如何,面对这茫茫一片,除了骄阳跟金沙之外,再无它物的幻境,所有人的情绪都不是很稳定。

打坐的没法静心,寻找绿洲的也是心急如焚,一个人在面对未知的领域时,即使心志再稳定的人,也很难维持心平气和。

在天空炽烈的骄阳烘烤下,陈恒能清晰地感觉到自身水分正在迅速流失、蒸发,不得不运起灵力护体,也不再快速奔行,将身体的消耗维持在一定的程度。

前行了很长一段路之后,在陈恒的感觉里,他至少已经跑出数十里了,但依旧是漫天黄沙,根本没有碰到任何事物,身后留下了一排长长的脚印,很快又被风沙所覆盖。

在这种情况下,他心底不由自主地升起一种疑惑的感觉。

难道自己跑错方向了?如果一开始选择的是别的方向,会不会已经找到绿洲了?

这个问题自然没有人能回答他,而且陈恒也没打算改变方向。

毕竟他已经跑了那么远的路,如果骤然改变方向的话,之前的一切就相当于无用功了。

有了之前在猿谷巨木林的经验,陈恒也知道,如果像无头苍蝇一般漫无目的地乱撞,最终只会被困死在这里。

其实他之前也用过应付巨木林天然迷阵的方法来感受这里的情况,但沙漠毕竟不属于迷阵,他根本不可能用同一种方法来应对。

所幸的是,在这沙漠中虽然也很难辨别方向,但有着天空的骄阳作为指引,至少能保证他一路走来都是同个方向就是了。

哪怕沙漠再大,我就不信,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会看不到尽头!

陈恒性子本来就足够坚忍,在认定了心中的想法之后,再也没有被其它杂念所扰,笔直地向着前方走去。

而其他的考核者,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怀疑自己走错方向,开始改弦更张。

修为弱些的,受不了烈阳炽烤,或昏迷,或弃权者有之。

在他们喊出弃权的一刹那,马上就会被某种力量拉出幻境,回到石阶。

那些人陈恒自然感觉不到,当他又走出一段距离之后,终于发现了一些情况。

但让他失望的是,那并非是绿洲,而是零星的仙人掌。仙人掌周围,偶尔还能见到一些沙漠生物爬过。

但这一些,对陈恒来説没有一diǎn儿帮助。

在坚持走了上百里之后,陈恒只感觉到一阵口干舌躁,喉咙似火烧般干哑生疼,汗水一被排出体外,马上就会蒸发,体内的水分已经降到了相当低的程度。

甚至于,以他现在的修为,还产生了阵阵晕眩感。

也不知道xiǎo白他们怎么样了,希望能坚持得更长时间吧。

如今陈恒已经完全可以确定,如果一开始他就在原地盘膝打坐,消耗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那么大,坚持的时间也会更长一些。

那样的话,或许多多少少也会得到一定分数,但绝不可能得到高分就是了。

这项考核,最终目的就是要他们坚持一路走下去,找到绿洲跟水源。

正因为想通了这些,即使现在步履艰难,陈恒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

通过体内灵力调节,在缺水的情况下,陈恒依旧能够撑得下来。

而且经过昨天那次考验,他对于自身的调节已经进了一大步,至少能够使坚持的时间更长一些。

就在这时,陈恒右脚踏下去突然往下面陷了一下。下意识地抬脚往下看,脸色骤然大变。

右脚虽然抬起,左脚同时也在往下陷。

在他的身下,黄沙涌动,形成了一个不xiǎo的螺旋,中间似乎有什么东西,将周围的东西不断地往它那边吸。

这是……

流沙!!

上饶信州协和医院医保能报销吗
北京国仁医院好吗
上饶信州协和医院医保医院吗
北京国仁医院治什么好
上饶信州协和医院如何乘车